黑金主導中科引水工程 中央政府失能





清晨五點,放下田邊農事,繼11日北上陳抗,溪洲農民12日第12次北上來到政院陳情,只為保有莿仔埤圳的水源、繼續灌溉耕作,種出黏Q的濁水米,供全台民眾食用。「但我們不知道為什麼,來了12次都沒有結果,這個政府根本在凌遲農民!」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忍不住痛罵出聲。

(為了保有水源,溪洲農民12次北上陳抗)

過去由彰化農民自行興建、位於彰化溪洲的莿仔埤圳,在集集攔河堰興建、專管引水給六輕使用之後,溪洲、大城、二林等下游十數個鄉鎮的農民,開始了「供四停六」的引水生活。2009年,中科四期通過環評,但尚未找到穩定長期水源,環評結論卻允許中科調度莿仔埤圳每日6.65萬噸用水。

 (只是想要耕種的小小心願,卻被當成影子一樣,輕易被忽略)

然而,彰化溪洲、二林一帶長期地層下陷,嚴重缺水,溪洲農民從一年半前串聯護水、希望中科遵守「農業用水優先」的法規,不要搶走農水;他們卻意外發現,引水工程在未經環評的情況下發包、動工,引水管徑甚至可以引每日16萬噸的水源。

溪洲農民提起告訴、北上環保署陳情,但環保署解釋,引水工程和中科四期「綁在一起」,無須環評,引水工程得以繼續在莿仔埤圳旁施工。


20123月,新任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走馬上任,宣佈中科四期因為友達公司不願進駐、光電業生變,長期水源沒有著落,希望進行產業調整;國科會副主委賀陳弘更南下現勘,在上千名溪洲農民及立委張曉風、林淑芬面前承諾「引水工程暫停」。

國科會的指令,讓彰化立委鄭汝芬相當不滿,率眾北上國科會及林淑芬辦公室抗議,行政院長陳沖最後卻放任引水供繼續施工,只讓引水工程暫停三天,並以「已經簽約」、「我不是契約當事人」為由,表達「無法停工的遺憾」。

「這根本就是鄭汝芬強制要作的!我們農民要跟她抗爭到底!」溪洲農民陳崑山痛罵,農民的農用水真的不夠,逼得他們得抽地下水,「一隻幫浦20萬,農民一年都不一定賺得到20萬,真的有水,我們需要來抗議嗎?」

(虧錢計畫繼續推,全民受害)

反中科搶水自救會代表陳慈慧分析,中科投資經費高達489.6億,目前已經投入103.06億,在沒有廠商之下的情況下繼續開發,根本毫無效益,政府持續投入經費,平均將耗費納稅人每天四千萬元,「這可以提供超過一百萬個學童免費吃營養午餐、台灣將近四分之一的大學生免繳學費!」

 (阿伯不識字,但他知道道理。)

張曉風難以置信地強調,目前中科四期只有一家「繃帶公司」進駐,政府卻允許中科繼續搶水、推動中科四期,「難道這就是我們要的高科技?」她也氣憤指出,高官當她的面承諾工程暫停,竟然說話不算話,「這算什麼官員?人言為信,現在,人字旁邊我們該放什麼!」張曉風感歎,若政府繼續蠻幹,「未來農民只能用眼淚跟血來灌溉!」

(不甘!不甘水土輕易被奪取!)


反中科搶水自救會代表姚量議11日晚間為北上農民製作名冊,「我發現每一位長輩的出生年都是2030開頭的,」姚量議說:「農民平均7080歲,但他們說一定要北上,因為不甘(願)!不甘土和水被黑道搶!不甘他們胼手胝足打造的水圳,這麼輕易被奪取!」

農青和許多老農的臉上,都塗上濁水溪的泥巴,「因為長輩整地時,手都是黑的,水和土,就像他們的生命的一部分,搶水,就是搶走他們的人生!」青年們和數百位老農在行政院前,頂著毒辣太陽等候陳沖出面明,但政院高層遲遲不肯面對,甚至舉牌驅離民眾,一度爆發衝突。

經過立委協調,行政院政務委員張善政級國科會副主委賀陳弘表示,將在一週內召開檢討中科四期的協調會,目前形式、地點及出席代表都未底定;礙於合約問題,國科會也無法承諾、要求包商停止引水工程。

引水工程表面上,雖是以「合約已簽、無法停工」為由,讓包商繼續施工,但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直指,實際上的理由,「是因為科學園區開發,涉及公共工程的利益,而這些利益很早就被地方派系分配好了!」

 (護水、護土,卻被凌遲)

作家吳晟直言,溪洲農民從未反對「中科四期繼續開發」,只要求引水工程暫停,但當地民代卻不斷抹黑溪洲居民反對中科四期,「但我們講得很清楚,是反對引水工程!」如今中央政府放任民代脅迫不必要的工程繼續施工,「已經突顯我們根本無法抵抗黑道的勢力!」溪洲農民強調,未來一週內會持續監督政府的協調會議,若執意搶水,一定抗爭到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