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說話




莊秉潔老師,被台塑告了。

理由是,莊老師先前反對國光石化興建時,在健康風險的評估中,以六輕為例,發表PM2.5對健康有重大影響,台灣不能再繼續興建石化廠的研究結果。這項研究結果,經過媒體大肆披露,對國光石化興建案造成重大衝擊。

國光石化落幕一年,台塑卻忽然跳出來說,莊秉潔老師的研究,實在有惡意中傷毀謗之嫌,決定向莊老師提出民事與刑事的告訴,求償金額高達四千萬。可以撤告,前提是在四大報登報道歉。

提告的理由是:

(一)莊老師說,台塑很多煙道資料是空的、六輕建廠後,雲林居民罹癌率增加。但台塑反駁,六輕從98年以來就針對雲林縣環保局的要求進行煙道檢測;且罹癌率增加不只雲林。而且,罹癌率跟生活習慣、飲食、遺傳都有關係,莊秉潔老師「率以六輕建廠為分隔點,忽略其他因素,是刻意誤導六輕建廠跟癌症增加有關」。  
(二)莊老師曾在媒體受訪時表示,根據環保署的研究資料顯示,六輕排放物具有一級致癌物質,並說明這些致癌物質的比例;且根據衛生署的研究,雲林一帶致癌率高;但台塑卻說,這份報告,是「環保署委託中興顧問工程公司」作的報告,報告中的污染排放量,分為實際檢測和推估,莊秉潔不該拿推估的量來當做罹癌的證據  
(三)莊老師分別在多場公開會議中表示,六輕製造的污染,導致居民因此死亡。死亡數據多有不同,但都超過一千人,這些數據,導致人心惶惶。台塑表示,環保署曾經舉辦專家會議,會議中並不認同莊秉潔的研究方法。台塑認為,人數變動代表莊秉潔根本沒有確切的研究結果,環保署的會議更證明莊秉潔的研究方法並不值得被認同。



提告的這件事,非、常、有、趣。畢竟,國光石化本來跟台塑完全無關。但如今,國光石化董事長陳寶郎,因為國光石化被馬英九中途攔胡,不但認賠殺出,還沒了頭路;現在台塑賜他一份工作,怎麼樣他也得好好幹。至少,至少六輕4.7期擴建案要通過啊,不然面子該往哪裡擺?秋後算帳得先做,否則如何披荊斬棘重拓石化路?

這樣推論,不是憑空臆測。畢竟,六輕對周遭居民造成的健康影響,莊老師不是第一個提出數據的人,先行者還有台大公衛系教授詹長權,另外雲林縣政府也有不少研究。在詹老師和雲林縣政府的研究中,都一再提到,「六輕不願提供所有的資料」。而六輕五期擴建時,有環委質疑六輕的空氣污染物監測報告造假;在六輕四期擴建報告中,環保署也提出六輕的空品資料不實。請問台塑告了誰?也正因為六輕的污染監測一直備受質疑,導致監察院要求,環保署必須針對六輕進行總體檢。

在六輕四期擴建報告中,環委曾經強調,健康風險的問題需要長期追蹤研究,「不能單靠六輕自己說沒問題就是沒問題」。當時的專案小組審查,環委語重心長地表示,如果六輕繼續這樣擺爛,擴建案別想過。這些「事實」,加上國光石化引發全民關注石化業的風險與環境代價,可想而知對新的石化開發案,有多大的阻力。

六輕開發至今,造成濁水溪枯竭、地層下陷、揚塵污染、海水酸化,這些環境帶來的破壞,已經事實確鑿,眼見為憑。唯一難以「一口咬定」的,只剩下環委說的「必須長期追蹤研究」的健康風險。我可以接受台塑否認這些研究結果,在研究場域上論辯,但我難以接受,用提告的方式,來壓制學者發聲。

畢竟,健康風險必須長期追蹤研究的這個說法,某程度說明著,在健康風險議題上,很難有「完全正確的答案」。其一,是因為過去高污染工業的開發,「完全忽略」這些污染排放物造成的外部成本,造成工廠興建前的居民健康數據,經常多有缺漏。其二,是健康風險的影響因素繁多,在資料多有缺漏的情況下,釐清更加困難。

也就因為如此,長期以來,即便居民「確實在」六輕興建後,健康狀況愈來愈差,國內外研究都證實石化業會提高周邊居民罹癌率,台塑還是以「罹癌和生活習慣比較相關、沒有直接證據居民罹癌是因為六輕」,來規避居民的質疑,繼續在麥寮生產、爆炸、睜眼說瞎話表示爆炸的外洩物質,沒有毒。

我不知道,如果,王永慶的家人住在台西、麥寮、口湖,她們的小孩必須戴口罩上課,她們必須提心弔膽擔心六輕廠房一爆再爆,而政府與財團拿出一個「數據」告訴她們沒有毒,她們是不是願意接受?

風險如此冰冷。

風險本來,應該是熱騰騰的。它是火,是危機,是科學用來警戒人類,千萬不要往那裡去的一條黃線。是科學用來提醒政府,千萬不要帶領人民,墜入的烈焰地獄。但如今風險成為一串數字,透過科學家、專家,這些本來應該具有溫度的人,把風險化為數字,告訴你,活在這串數字底下沒有關係、可以接受,因為地獄是死後才得見的境地,你現在還活著,沒有關係。

居民與財團的權力如此不均等。
如今財團不僅要科學為它們作嫁,連司法都即將成為陪葬品。
財團索求陪葬的根基,正是台塑的既得利益。多荒謬?



這場提告風波,讓我難以置信的不只台塑。還包括環保署。

台塑提告的論證之一,是環保署對於莊秉潔方法論的質疑。然而該場會議,只要從頭追國光石化的記者就知道,那是一場不公開的會議,其法律效力在當時就已經備受質疑。據參與該場會議的荒野保護協會代表施佳良指出,環保署當時表示「環保署表示這次會議的結論與國光石化或六輕相關審查無關」,既然如此,台塑是在告個屁?

退一萬步言,就算該場會議和審查有關,環保署是什麼單位,憑什麼「介入檢驗」學術研究?

今天上午,學術界串聯聲援莊秉潔老師,召開了記者會,短短數天,已經有將近五百位學者聯署聲援。學術界普遍認為,如果台塑告得成,學術界一定會有寒蟬效應。台塑的提告行為,根本是箝制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

中興大學主秘陳吉仲,代表中興大學校長發言,中興大學明確表示,莊秉潔老師從1990年開始到中興大學任教,二十年來,研究成果在國科會的RPI值達到百分之百,多篇研究報告都被收錄在國際回顧文章,是空氣污染領域的知名學者

中興大學也明確指出學術自由是普世公認的基本人權。英國在1988年的教育法案,將學術自由定義為「在法律範圍內的自由,用以質疑與檢驗普遍沿襲的見解、提出不受歡迎的見解而不受威脅」。其中的「不受威脅」,尤其指「不受學術圈外不具有學術批判能力的人的威脅或干預」。

這一段非常明確地回應了,即便環保署該場會議與開發案有關,環保署也「無權審查」學者的研究方法。也再一次,彰顯了台塑企業對於學術自由的無知和愚昧。

可惜的是,不只是台塑無知。我們的政府官員也有同樣的無知病。 環保署長沈世宏,不知道是不是覺得最近衛環委員會被美牛、禽流感霸佔太久,他都沒有出場很寂寞,在中國時報受訪時竟然表示:

學術仍有界線,引用與論述方式合理與否得討論,不能只有環保團體能上法院,財團卻不行,法院是澄清事實的途徑,學者要為自己的研究負責。他認為,「只要本於學術良心,何必擔心寒蟬效應?」

拜託,寒蟬效應不是這樣用的。署長要不要去上一下新聞學、修一下傳播與社會?對於言論自由跟新聞自由這麼沒有概念,隨便講話真的貽笑大方。寒蟬效應,可不是擔心不擔心的問題,而是一個必然的結果。

根據沈世宏在中國時報受訪的語意(有誤歡迎署長來信指正),大概是指「只要學者本於學術良心、提出的研究結果經過法院來澄清事實,如果莊秉潔是對的,就不用擔心寒蟬效應。」

問題是,寒蟬效應,並不必然要等到「事實證明我是對的」之後才會發生,而是在發表不利於某方具有權勢者的言論時,遭受到各種壓迫就會產生的結果。這個壓迫,可以是具體的刑罰、可以是高額賠償,當然也包括,在這些具體行為出現之前,比如上法院所要耗費的心神與時間、輿論的批評與誤解,甚至會因為沈默螺旋效應的產生,造成不利於發言者的壓迫。

中原大學財經系教授徐偉群表示,沈世宏的說法,證明了「行政官員連一點點法制觀念、民主觀念都沒有。」徐偉群強調,「法院不是拿來證明學術真理的殿堂,而是保障人民權利的地方。」對民主國家而言,公共性言論應該受到極大化的保護,莊秉潔的發言即是公共化言論,「我們很難想像會因為學術成果發表而被告。這是訴訟恫嚇的手段。

台大國發所副教授劉靜怡也強調,學術界並非有「百分百的豁免權」,針對學術界的言論自由,學術界自有一套審查規則,比如必須透過同儕審查,讓錯誤得以不斷被修正。此外,莊秉潔老師的發言,是在國家設置的制度中所發言,「那是你(環保署)設置的體制、可以互相辯論的地方,卻否認這個想法、認為這個想法在社會上被傳播是不對的,我很難想像你的民主概念是什麼。」

誠如劉靜怡老師所說,如果法院受理這個案件,代表有力氣、有資源、有錢、有閒功夫的人可以去浪費法律資源。未來,恐怕也不太有學者願意出面說話。畢竟,當環保署一面說著,這個會議不公開、與六輕、國光無關,卻將不公開的會議資訊,提供給台塑當成提告證據,我們要怎麼相信,為人民服務的政府還存在?


(圖:陳秉亨)

大約兩週前,莊老師一被告,就得知這個消息。第一個反應是,台塑集團有病嗎?怒火中燒,直想詛咒六輕整廠燒光光。第一時間,寄了封信給莊老師,問候他的情況。真的非常不能接受,一個,只是想看見中部乾淨天空的男人,一個,只是想讓自己的女兒活在「空氣比較乾淨的環境」的父親,一個,研究空氣污染二十年的學者,要受到這種打壓。

在國光石化案之前,我就認識莊老師了。那是2007年。五年多來,和莊老師一直沒有深交,但這五年多的採訪經驗,就已經足夠我判斷,他是一個誠實的人。

認識莊老師,正是因為PM2.5。那時候彰火正要擴張、台塑煉鋼廠正要興建,我去台西採訪,北上鹿港,在桂花巷吃飯時,聽到莊老師的演講。那一天其實採訪得很累,直想奔回台北,但當莊老師開始講演,我就無法走開。

莊老師的語言並不特別具有魅力,講述方式也不易懂。但聽者卻可以很輕易地從他的演講內容中,明白他對中部空氣污染的憂心忡忡。他的投影片裡有被懸浮微粒遮蔽的山,他的投影片裡,收集了環保署空品監測站的資料,細心地比對,說明他為何對懸浮微粒這麼擔憂。

之後一次採訪,忘記我問了什麼問題,他想了一下對我說:「這方面的研究,我還沒有很充足,我給妳一個電話,他有更詳細的資料,妳去訪問他比較正確。」莊老師就是這樣的人。絕不是台塑在起訴書裡描述的「用學術包裝的危言聳聽、爭取媒體報導」的學術騙棍。

我也記得在國光石化聽證會裡的莊秉潔老師。那明明就是一場,被塑造成只會有衝突的聽證會。但莊秉潔老師還是把握時間,在喧鬧不已的場合上,解釋國光石化開發以後對居民的健康衝擊。下了台,走進反對方,遞上簡報,即便被反對方視為搗蛋份子,他也要說。

他要說話。為了他真的知道空氣污染的問題。即便他不是健康風險的專家,但他知道,空氣污染的影響。而那是他投注一生所研究的領域。

說話這件事,從來不容易。說出不受歡迎的言論,更不是簡單的事。要能夠說,願意說、有立場地說,耗費的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說真話耗費的從來不僅僅是時間,而是一顆有溫度的心。

我們,不應該容許台塑企業為所欲為。

請聲援莊秉潔教授!

五月三號下午兩點半三點半,台北地方法院將開庭審查莊秉潔教授的民事訴訟案,請大家前往旁聽,告訴法院,還給我們,說真話的自由!

6 則留言:

Liz 提到...

請大家在撰文聲援莊秉潔教授時 將學界連署的訊息傳播出去 非常需要學界的力量聲援 目前約五百名學者連署聲援
網址: http://protectsousachinensis.blogspot.com/p/blog-page_7781.html
信箱:
protectsousachinensis@gmail.com
還有5/3(四)開庭的時間在下午3:40
台北市博愛路131號3樓第25法庭

Sky 提到...

提告並不一定是為了「贏」或是「有把握贏」才提告,提告很多時候是為了「累死對方」,大公司養的律師團本來每天嫌嫌沒事就是在法院上跟人家「盧」,官司打不贏也沒關係,只要盧死對方就好,企業老闆照樣在家裡(或對岸)吃香喝辣,但是你身為被告沒錢請律師你就只好每一場都親自上場跟對方律師團盧,盧到你累死、盧到你受不了,自然就願意屈服或是和解,這樣企業就達到目的了。

匿名 提到...

徐偉群與劉靜怡老師所說的是"權利"Right不是"權力"Power

Chyng 提到...

匿名:
謝謝抓錯字,立刻修改。

匿名 提到...

您好

請問是否可以使用您所寫的這段文字於有形的實體上或是在無形的虛擬裡呢

謝謝

【風險本來,應該是熱騰騰的。它是火,是危機,是科學用來警戒人類,千萬不要往那裡去的一條黃線。是科學用來提醒政府,千萬不要帶領人民,墜入的烈焰地獄。但如今風險成為一串數字,透過科學家、專家,這些本來應該具有溫度的人,把風險化為數字,告訴你,活在這串數字底下沒有關係、可以接受,因為地獄是死後才得見的境地,你現在還活著,沒有關係。】

Chyng 提到...

匿名:

註明出處,公共議題皆可自由使用:)